从茶汤到茶道,日本茶道经历了怎样的进化?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知日ZHIJAPAN

提及日本茶道,往往离不开禅宗。

不用说「茶禅一味」的茶道精神、「一期一会」的茶道之礼或是依然为日本僧人所津津乐道的那一段禅宗公案「吃茶去」,只需置身于朴素的茶室,看着已然黯淡的日光透过笔墨窗打在壁龛前的挂轴上,便已经能品味到深深的禅宗美学。

对日本人来说,茶与禅都是舶来之物,而且茶早在平安时代早期就随着最澄、空海等遣唐僧的引入而一度在日本流行。不过这一阵风潮很快湮没,昙花一现,唐茶很快成了史前般的古老记号。当时的日本还没有禅宗,茶的第一次引入在日本拂过了「佛喜」,却没有迎来「禅悦」。

茶道的内核便是禅,然而直到茶二度降临日本时,才与禅有了天然的联系,因为这一次茶叶的传入者本身就是一位禅僧:荣西

平安时代末期,荣西两度入宋寻禅法。当时的中国处于南宋时期,茶宴文化鼎盛且与佛教文化紧密相连。素有「和尚家风」之称,深受南宋文化熏陶的荣西自然也对茶产生了浓厚兴趣。荣西归国后,除了开创日本禅宗之外,还带回了大量茶种及南宋的饮茶礼仪,从此饮茶、斗茶之风便渐渐在日本的禅院、武士阶层中流传开来。

△ 荣西

 

虽然荣西身兼日本禅宗创始人与日本「茶祖」双重身份,但在他手中,禅与茶尚未真正融合在一起。正如荣西在其《吃茶养生记》一书中所说:「茶也,末代养生之仙药,人伦延龄之妙术。山谷生之,其地神灵也。人伦采之,其人长命也。」

茶叶在当时的日本禅僧眼中更多的是养生仙药而非修禅依凭,荣西的弟子高辨提出的「饮茶十德」也以「睡眠自除、五脏调利、无病息灾」等养生之道为主,与禅并没有直接的关系。

△ 《吃茶养生记》

 

非但如此,无论是武士阶层中流行的「斗茶」还是平民阶层中流行的「云脚茶」「汗淋茶」,都充斥着杂乱之气。但同时茶的本土化过程渐渐开始,并最终在能阿弥手中演化成日式的书院茶和台子点茶。此时的茶,一端牵连着禅僧们的暮鼓晨钟与心念口诵,一端又承载着俗世的火花风月与贝阙珠宫,在临近茶道的岁月里勾勒出一幅室町时代的盛世光景。

但真正将茶与禅融合到一起的,是号称日本茶道「开山之祖」的村田珠光。珠光也是一名僧人,曾跟随日本书院茶室的创始人能阿弥学习茶技,更准确地说,是唐物鉴别法。在这之后,珠光又跟随大德寺名僧一休和尚参禅。这个一休和尚,正是日本动画《聪明的一休》中那个一休小和尚的原型。

△《莲图》能阿弥 绘

 

名师出高徒,在能阿弥与一休的教诲下,珠光大彻大悟,提出了「佛法亦在茶汤中」这一理念。在珠光眼中,佛法虽然艰深,却又蕴藏于日常生活中。有客来访,主人奉茶,一饮一啄间自然有佛法存在。佛与凡夫均生活在世间,无非佛是觉者,凡夫是迷者。珠光将佛法融入了淡淡的茶汤之中,可谓深得禅宗「不立文字、见性成佛」的旨趣了。

△ 茶室「春草庐」茶席再现

 

日本茶道,也同样开始于「佛法亦在茶汤中」这句话。顿悟之后,珠光修建了一间草庵茶室,并将一休授予他的《印可状》——圆悟禅师的墨迹挂在四叠半客厅的壁龛上,一心修禅点茶。在珠光的影响下,饮茶之风一扫数百年来的喧嚣,茶与禅终于在这风格朴素的数寄屋中融为了一体。

如果说村田珠光的茶道是茶与禅的初次相会,那武野绍鸥则进一步加深了茶道的禅境。

绍鸥也是一位禅师,而且他接触茶道这一事件本身就充满了禅宗意味:唐朝有一幅《白鹭图》流传于日本,曾为珠光所得。这一画作色彩亮丽,然而珠光却偏偏配以极为素雅的装裱,绍鸥看过之后,顿时感受到了「草屋拴名驹,陋室配名器」的茶道旨趣,由此渐渐修炼成茶汤名人。

△竹茶杓 武野绍鸥作

 

这一典故影响极大,以至于有了「不见白鹭之画非茶人」之说;而经过这一段公案,绍鸥也可以被看作珠光的继承人了。

在绍鸥眼中,茶与禅是浑然一体的,而非两种事物。另一位禅师大林宗套曾为绍鸥的茶道写过一首佛偈,其中有「料知茶味同禅味」一句,其中的意境,倒是比珠光的「佛法亦在茶汤中」更浑然天成了。禅在茶中,还有些「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」之感;禅茶一味,那便是「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」,这其中的细微差别,正是茶与禅的妙处。

至绍鸥的弟子千利休手中,日本的茶道正式形成。千利休之于日本茶道,正如陆羽之于中国茶文化;而千利休最大的贡献,便在于他浓缩出来的茶道四谛:和、敬、清、寂

△千利休

 

和、敬、清、寂的内蕴非三言两语能述明,大体而论,「和」是人与人、人与自然的和谐,「敬」是彼此之间的尊敬,「清」指身心的洗涤,而「寂」则是茶道美学的最高境界。千利休极端轻视点茶法,认为茶道只是修行的手段,其目的在于有所了悟。

千利休后来成为「天下第一茶人」,很多大名、武士在出征前都要饮用千利休的茶汤,以此来感受禅宗「生死一如」的思想,再抱着必死之心出战。借由千利休在现世的影响力,茶道成为勾连日本人迷与觉、死与生的一把钥匙,这背后正是禅宗的旨趣。

经过荣西禅僧的跨洋过海,再经过珠光、绍鸥、千利休三代茶人的苦心经营,南宋茶事的华丽逐渐褪去,一种严肃而萧瑟的新茶道孕育出来。从这个层面来看,日本茶道即茶与禅的融合。

江隐龙、五岛美术馆 / 文

meiki / 翻译  黄莉 / 编辑

本文节选自《知日·日本茶道完全入门》特集

知日ZHIJAPAN (公众号ID:zhi_japan)
专门关注日本,有关日本一切。
致力于为中国年轻人深度报道记录有关日本的文化、创意、艺术和旅行等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